心理咨询师最需要的基本功是什么?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想成为心理咨询师的朋友可以参照下。

  看见来访者,而不是问题

  表面上看,来访者是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的——不自信呀,不快乐呀,不成功呀,社交恐惧呀,沟通障碍呀,特别焦虑呀,物质成瘾呀… 但解决这些所谓的问题并不是咨询的真正目标。

  之所以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其实是因为不能回答那三个最核心最根本的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一个人不知道我是谁,怎么可能有自信, 怎么能跟人有效沟通呢?一个人不知道要去向何处,怎么可能明确知道要怎么做呢?一个人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脚步如何能够落在地上从而真正动得了呢?…… 看到一个人的问题,要看到背后的这个人,他是如何成长的,他的成长中是如何面对问题的,他如何运用资源来形成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如何成为今天的自己等等。

  帮助一个人明确他那三个核心命题的重要能力是: 能够如其所是地真正看见那个人的存在,而非仅仅是他所谓的问题。要能够看得见他表面问题后面的真正困难,感受他表面情绪后面的真正情绪,不回避、不夸张、亦不有所期待……而想要做到这些,有赖于咨询师对自己的透彻了解。

  个体分析和督导

  心理咨询的过程,尤其是谈话疗法的咨询过程中,咨询师使用的唯一工具就是自己。

  在咨询的过程中,是用咨询师自己的人格和关系在影响着来访者,这些影响包括:关怀、善意、理解的努力、情感中的包容抱持、揭示破坏性思维和情感的勇气、对攻击性和破坏性的抱持和修正的努力,等等。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必须来自于咨询师自己人性中的关怀。

  所以有时候我们说,咨询师的学习,学理论学技术都容易,最难的,是学习认识自己和成为自己,通过咨询师的重头训练:个人分析、个体督导等等,你会得到深切的体验。

  中立的价值观

  咨询师秉持的观念也很重要,不把自己当权威,珍视人性,关怀而不是批判,抱持而不是排斥,咨询师要有多元文化的摄入,你知道得越多,困惑越少,所有人都是生活在某个文化层面中的,受单一文化的限制,容易出现身心不适与失调,如果咨询师不理解这个文化对来访者产生的作用,就无法帮助来访者。

  价值中立远比不评价要困难的多。

  比如我们看到来访者不好好学习,这在普世价值观里是一个糟糕的事情,教育工作者会选择(用各种方法)告诉他,不学习是错的;而心理工作者则不评价对错,而是探索其背后的原因。

  在面对这类事情时,咨询师往往能够做到中立,不去评价来访者的对错。可是故事往往会更进一步:

  如果来访者退学了呢?

  如果来访者决定走“黑道”,又担自己安全呢?

  如果来访者出轨,并因此产生各种心理问题呢?

  如果来访者离婚、拒绝抚养孩子,同时因此愧疚呢?

  你心里什么感觉?

  很多咨询师会自动滑落到这个领悟:如果你不选择这样的生活,就不会有这些情绪了嘛。

  这时候,你就有了价值观判断,失去了理解来访者的机会。

  也正因价值观的中立,很多咨询师不给来访者建议,因为咨询师知道,他即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权力。

  倾听,听人说话

  成为心理咨询师,我认为放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听人讲话(倾听),没有哪个技术能与之匹敌,它足可傲世群雄于山巅。

  新手咨询师和熟练咨询师最明显的差异是会不会听人讲话,有没有耐心听人讲话。如果我们还没有听到足够的资料,或者没有进一步澄清信息的时候,就急于下判断和回馈对方,基本上就可以被定义成一种工作现象——叫做投射了。

  新手咨询师急于帮助别人,急于证明自己的专业性,会导致来不及听来访者讲话,急于插话,尤其是急于说总结性的话。这个做法尤其在前三次的初步访谈中最要不得,那会令我们的判断是扭曲的,甚至是错误的,同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治疗关系的建立。

  多听、认真听、仔细听、全身心的听,才有机会去感受来访者所诉说的种种。

  新手咨询师训练的时候,可以反复做一个练习——首先是去看剧,看你喜欢的任何剧,关键是注意人物之间的对话,拿好纸笔把对他们话语的理解逐条写下来,写的时候还要考虑到话语情境,写的越多越好;其次在听周围人讲话的时候弹窗式的给出几个理解迅速在脑中过一遍。这样做很辛苦,但很有效,至少先学会了听到别人在讲什么,然后下一步再去学怎么听,而怎么听就要结合我们学习的理论了。

  对于怎么听,是个很难用支言片语说清楚的事,需要细致的督导工作来完成。在这里简单的讲几个现象找找感觉。在做督导的过程中,时而听到咨询师报告个案说“Ta一直在说,我都插不进去话,每次想反馈Ta些什么,又很快被Ta截走,到最后我几乎没有说话的时间了……”对于这样的情况,是不是说本身比说什么更重要呢?这时候需要把听到的内容先存在我们的大脑储存器里待用,而把说这个行为反馈给对方,迅速拉进彼此的关系。如果整个访谈只剩下一分钟,我也会把这句话说给Ta——“你一下子讲了很多话,我还没有来的及回应,不过,我想你很需要一个别人听你讲讲这些心里话……”当然,如果还有更多的时间,这也是个不错的开场了。

  另外一个现象是新手容易将新学到的理论套用在来访身上,在来访的话语里找关键词,似乎一有了这些关键词就必然意味着一个确定的想法或判断了,之后就急于表达出来,此时很容易偏离方向。

  比如,一听到我妈我爸小时候如何如何,就立刻弹出儿时创伤;一听到我晚上睡不好,早上情绪低落等等就弹出抑郁症;一听到活着没意思,活不下去了,就认为是自杀危机;当听到我跟同事关系不好,不喜欢跟他们交往,喜欢独处,就认为是人际交往障碍……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其实每一个关键词背后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来支撑我们的判断,不能做简单的弹窗反应。比如说到我跟同事关系不好,是怎么样的不好,发生过些什么,是一直就不好还是从什么时候起不好的?……很多问题可以去澄清来明确我们的判断。不要轻易的将学到的理论套用在来访身上,要收听、观察到更多的线索去验证自己的假设。

  最后,为了能够在咨询中有效的帮助自己听人说话,要擅用白描手法来一步步澄清我们听到的故事,还可以问一些澄清性的问题来帮助我们理解来访的叙述,这就是所谓的跟随了。听新咨询师的工作你会发现,大家很喜欢用内容反应或情感反应技术(简单表现就是重复对方的话),但容易流于形式,而没有灵魂。所以这个做法现在常常容易引起来访者的反感和指责。无论是内容反应还是情感反应,不是简单的重复来访的话,你的反应是需要有关键的改动来表达你对Ta的理解,这个理解就是灵魂,把理解到Ta的意味传达出去才是关键,而不是完成一个反应的技术。这样你们就有了连接,有了共同走下去的依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