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你,这几个字,我猜,你在日常生活中也没少说。

  当同事被领导误解,哭得梨花带雨时,你对她说:“我理解你”;

  当闺蜜莫名被男朋友甩,痛得撕心裂肺时,你对她说:“我理解你”;

  当孩子在学校里受了委屈,哭闹着求你抱抱时,你也说:“我理解你”;

  ……

  你说了很多“我理解你”,每一个“我理解你”,都饱含着满满的善意。可是,有没有那么一两次,你也问过自己:那些说出去的“我理解你”,究竟有多少,是真的“理解”?

  我在做心理咨询师初期,也常常急不可待地告诉来访者,我理解你。

  因为我知道,每一个走进咨询室的人,都在寻求一份理解,如果连咨询师都不能理解他们,我怕,他们感受到更多的孤独和绝望。

  所以,我说出“我理解你”,想表达一份支持,想告诉他们,你的所有想法和感受,哪怕父母、朋友都不理解,但至少还有我,我可以理解你。

  并且,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我可以理解,毕竟,我学了那么多心理学理论,又与同行讨论良多,别的行业讨论如何赚钱、如何做好一个项目,心理咨询师讨论的,仅仅是“如何理解一个人”而已。

  所以,有了强大的理论,以及同行、老师的支持,我真的觉得“我懂”“我理解”“我知道”。

  直到那个刚刚失去母亲的来访者,走进咨询室,告诉我:“老师,我感受不到痛。”

  直到那个从小被家庭忽视的来访者,告诉我:“每一个母亲节、感恩节,别人都在发着朋友圈,说‘感谢母亲,感谢所有’的时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直到那个从小被父母打得遍体鳞伤的来访者,告诉我说:“我的自卑是骨子里的,我从来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好,哪怕有那么一两次做得还不错,我也会对自己说‘那是运气’。”

  ……

  面对着他们,我越来越少地说出“我理解你”。因为,觉得太轻飘。

  2.

  前段时间,王源在《我是唱作人》上,演唱了自己原创的歌曲《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歌词算不上精妙优美,却很扎心。

  “这世上除了我

  只有千万个你

  世上没有真的感同身受

  面对其实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在夜里哭着

  哭到头痛直到睡着

  每天都笑着暖得像太阳

  可是否真的快乐呢

  是否你有看过我

  独自难过的生活

  你说天塌下来你会陪我

  可你又如何同感我寂寞

  ”

  唱到后来,王源终于绷不住了,转过身去,捂脸大哭。强忍着唱完整首歌,用尽最后的力气,跟观众说了五个“对不起”“谢谢”。

  事后,王源说:“当时就是太难过了,一下子有很多画面涌上心头,就没有控制住。”

  王源的这一次崩溃,怕是让很多人傻了眼,他可是大众心中,集运气、财富以及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孩子,年少成名,流量顶级,刚刚18岁就获得了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及的成就。

  在我们的想象中,他该是那个“笑着醒来”的孩子,

  可事实上,他“一个人在夜里哭着,哭到头痛直到睡着”。

  可即便他把最真、最脆弱的情绪展现在大家面前,依然有人说他“装”“卖惨”,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情绪里,活在自己所构建、所理解的世界里,没有对错,只是真的没有所谓“感同深受”。

  世界上只有一个你,没有人可以替你经历,更没有人可以替你难过。

  甚至连理解你的难过、无助,都很难。

  大概无数次,在你觉得暗无天日的时候,别人告诉你:“没关系”“多大点事儿”“你就是想太多”“别太难过”“你要坚强”……

  这些话语,每一句都透着关心,但同时,又每一句都透着不理解。

  想到郭德纲曾经在采访中说过:“特别厌恶那种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你要大度的人,这样的人,你一定要离他远点儿。”

  我特别赞同这句话,那个劝你大度的人,他甚至都没有想要了解你,更谈不上理解你,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劝你大度。这样的人,若不是隔离了所有情感,以道德楷模的姿态活在世上,就是根本不关心你。

  你又,何必被他的话所左右?

  我宁愿他告诉我:我没有你的经历,不理解你的想法,但我尊重你所有的感受。

  3.

  其实啊,如果不能做到感同身受,做到“尊重”对方的感受,不评判对方的感受,已是最大的善意。

  因为,不理解是常态。

  前段时间,一对情侣走进了我的咨询室,女孩觉得特别苦恼,为什么男朋友始终不能理解自己。

  为了获得对方更多的理解,她也曾试图一遍遍地把自己的感受讲给对方听、在对方始终理解不了的时候,她争吵过、离家出走过,甚至想到用自杀,来激起对方一点点情感的涟漪。

  我知道,她是多么渴望对方的理解。

  我也知道,她的男朋友,不是不爱她,也不是不想理解他,而是,真的无法做到100%的理解。

  在咨询室里,我试着解释给女孩听:“当你的情绪有8分的时候,你的男朋友可能只感受到2分,而我做为咨询师,有专业的受训背景,又因为同是女性,最多只能感受到6分,这,才是事实”。

  4.

  因为对“我理解你”这几个字,有了更深的敬畏。

  所以,我越来越少地在咨询中,武断地说出“我理解你”,而是更多地表达,“我在听”“我好像有点理解你了”“我不是特别理解,你可不可以多解释一点”,甚至“我真的不理解你的感受,但我尊重它”。

  我害怕过多、过快地说出“我理解你”,让你感受到的,不是理解,而是敷衍。

  我记得那个失去母亲的来访者告诉我,在母亲去世后那段最痛苦的日子里,每每听到别人说出“我理解你”,他都想咆哮着对对方说:“你怎么可能理解?”

  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感同身受,也没有100%的“我理解你”。

  这是事实。

  但这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只能孤独地活在这个世上,而是,我们都需要,多一分宽容、多一分耐心。

  在对方不理解你的时候,多些宽容。

  在对方需要你理解的时候,多点耐心。

  哪怕你真的不能理解,但至少可以陪着他,让他感受到,不管前面遇到什么,你在,你会支持他。

  很多时候,这也是心理咨询师所做的工作。心理咨询师,是那个试着靠近你、理解你,与你一同走出困境的人。或者至少,在你最难过的时候,可以有那么一个人、一方空间,就在那里,陪伴你、倾听你,尊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