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自己未能做到的事,或出了差错的事,或爱莫能助、无能为力的情况,都会表示遗憾。对别人错失一个机会或遭遇一次重大丧失,人们也会表示遗憾。

  作为心理咨询师,一路走过来,身后总会留下一些遗憾。

  如果一个心理咨询师说自己从来没有遗憾,他要么是完美如神,要么是毫无觉知——而这时,他己不再是一个咨询师了。

  从忙碌的咨询中停下来,给自己留下一个反思的空间,就有一些遗憾涌上心头。大致总结出以下几个方面,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提醒。

  1 一个人选择从事心理咨询,可能首先要接受心理咨询的有限。

  我至今记得一位母亲带儿子前来接受心理咨询,她的儿子己经四十五岁。探索事情发生的根由,己是三十年前:当事人十五岁那年遭遇一次挫折,一度出现极端的情绪反应。父母感到惊惶失措,立刻把儿子送到一家精神病院,自此开始吃药。在长期的药物控制和家人的过度保护下,当事人的生命一直处于低效能状态,社会行为逐渐减少,直至完全从生活场退回家中……人生最宝贵的三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当事人被母亲带进咨询室的时候,他的意识模糊,动作缓慢,语言表达困难,神情有些漠然,改变的愿望相当微弱,甚至内心动机的力量都磨蚀掉了,而来自生活环境的支持资源又十分稀薄——只有一个退休的妈妈照顾着他的生活。

  他需要接受一个恢复性的、支持性的、弥补性的、发展性的全方位治疗,需要有心理咨询师跟精神病学家、社会工作者,以及家庭、社会支持资源共同工作,才有可能渐渐推动当事人从症状走向生活。然而,我们没有这样的条件,同时,当事人自身的条件也不具备。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心里满是遗憾:“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才来?”

  2 咨询师本人是有限的,即使是一位独立的、成熟的咨询师,总会有无法避免的遗憾。

  因此,每一位咨询师必须小心谨慎地工作,因为他知道,他的任何一点疏忽,都可能给当事人造成重大的影响。

  举例:一个人在人际关系方面存在困扰,前来寻求心理咨询。探索发现,当事人与人交往中过多隐藏,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情感,造成情绪压抑,以至内在动力受损,失掉了对生活的追求,变得心灰意懒,但又心有不甘。

  他的应对策略和冲突是:反复对自己说“生活就是这样的”,但又无法让自己“随波逐流”。长期处理不了的困惑,使他对咨询师有一个强烈期待:给他一个答案,把问题一下子解决掉。

  我的疏忽在于,没有专门跟他讨论他对心理咨询的期待,只是专注于去了解当事人的生活,探索问题产生的根源。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事人变得有些焦急起来,渐渐失掉谈话的兴趣,语气中开始出现拒抗的意味。原因是,他所期待的答案一直没有出现。

  受到当事人的情绪的影响,我转而试图去应付他的期待,如,花时间分析问题,做出结论性的解释,直接指出对方的问题,提供应对方法……第一次咨询就这样结束了。

  我意识到,一件遗憾的事己经无可挽救地发生了。当事人离开咨询室时,他的神态简直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3 心理咨询需要收费,这是必要的。

  原因如,这是一种专业或职业性质的服务,需要一定的收费来维持;通过付费,求助者学会尊重别人的专业与劳动:因为有所付出,求助者会更加珍惜这个机会。

  但是,心理咨询的收费不是绝对的。如果心理咨询成为完全以金钱为目的的商业行为,贫穷人会被排除在它的服务之外。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之一就是,有钱人享有太多的资源,穷人受到太多的剥夺。

  心理咨询不能只为富人提供帮助,而让穷人忍着过下去。因此,直面在收费的同时,坚持为贫穷的人留下一个空间——按其申请,提供相应的费用减免。

  但这并不能完全消除我们的遗憾:穷人不仅没有钱,也常常没有信心——世界上有许多因素损害着穷人的信心,因而不敢相信,也不敢前来叩门,结果还是丧失掉本来可以得到的机会。

  他们的问题持续存在,生命和生活的资源就少而又少了。咨询师面对的是这个世界一个普遍的遗憾:有的,还多多加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一点点也失掉了。

  4 咨询师的专业资质是永远要强调的。

  专业的底线就是减少遗憾,不造成损害。但是,在心理咨询行业里,由于咨询师专业能力不足,如专业训练不够、经验缺足、缺乏督导等,轻则“治表不治里“,乃至无效,重则甚至造成损害,如咨询师缺乏自我觉察,可能把自己的问题投射到当事人身上,导致”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危险。

  心理咨询有一句行话:“不好的心理咨询,不如没有心理咨询”。心理咨询行业需要建立职业规范,确定咨询师与求助者的边界,涉及义务与权利等,以保护求助者的权益。包括,心理咨询机构过度追求商业化,也可能削弱心理咨询的专业质量和社会形象。

  我们相信:心理咨询师真正的声誉是建立在每一位求助者身上的。在这样一个商业时代,我们依然相信口碑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