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会对这个职业感到好奇,心理咨询师,神秘又高尚,然而我想说的是这只是一个普通职业,就和程序员、飞行员、快递员、导游或者健身教练一样,只是众多职业中的一种,如果说有什么不同,我认为这个职业的从业人数较少,即便如此我也经常会遇到有人对我说“你是心理咨询师?那你也吃路边摊?”,“你是心理咨询师?那你还会生气?”,“你是心理咨询师?那你还打游戏?”心理咨询师难道不是一个普通人吗?就和很多的普通人一样,咨询师也会吃喝拉撒、也有喜怒哀惧、也会人生得意须尽欢、也会醉笑三万场不诉离殇,正巧工作是心理咨询师而已,我不是独坐云端之上,俯瞰芸芸众生的神,也不是法力通天的大师,我是真实又平凡的自己。

  那么我为什么还想做这个职业呢?因为爽啊。

  做这个职业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对我来说,最快乐的就是自由。

  想几点起床就几点起床,想什么时候睡觉就可以什么时候睡觉,不用赶地铁害怕上班迟到,不用因为做错事挨领导批评,不用和同事勾心斗角,节假日加班?没有双休?不存在的,只要你愿意,天天都可以是节假日。

  那不妨有人会问了,既然这么爽,为什么没多少人愿意干这活?

  因为穷啊。

  心理咨询师的确是个很穷的职业,当然不是每个咨询师都这么穷,也有很有钱的,只能说大多数都很穷,所以有人就说,“做心理咨询师赚不到钱”,“这是个前期需要很大投入的工作,需要学习很多”,这让我想到了下马过河的故事,小马要过河,小松鼠说水好深,不要去,老牛说,浅的一比,随便过,小马听谁的?谁都不用听,过一过就知道了。

  也因此自由是相对的,自己为自己负责。

  不过我认为好的咨询师一定有赚钱的能力,我做咨询除了热爱,当然也是因为,我它比别的事情更容易让我赚到钱。

  很多人都可以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勤奋、足够愿意花精力和时间,有钱的可以学得更快,没钱也有没钱的学法,快有快的方法,慢有慢的方法,咨询师又不是喜剧演员,非要有喜剧天分。

  那是不是咨询师一定要牛比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从业呢?不一定的,就和看医生一样,是不是普通感冒也一定要厉害的外科手术医生才能看呢?不过也有最低要求,就是至少得是医生。只要足够勤奋和努力,取得医生所需要的条件,是可以成为医生的,心理咨询师也一样。所以心理咨询师不一定要很牛了才可以从业,你再不牛,也只是相对于行业的专业人士而言,对于需要被你帮助的人,有一部分还是可以被你帮助的,所以心理咨询师是可以赚到钱的。同时,好的心理咨询师一定是可以接受市场的检验的,一个做了1年的咨询师,和一个做了10年的咨询师,肯定是有区别的,一个可以活10年的咨询师,意味着他的来访者源源不断,可以支撑他做这个工作10年,可见他的咨询功底。而赚不到钱的咨询师,也意味着是个没有个案的咨询师,没有个案的咨询师,是咨询师吗?

  心理咨询师也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鲁迅先生说过:“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那真正的勇士,敢不敢面对一下自己?

  所以作为心理咨询师,学很多炫酷的技术、神奇的技巧,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搞别人”,那这个“技术”只是用来保护你的,让你和你的来访者中间始终隔着一道“技术”,不必“坦诚相见”。也因此,心理咨询师是要先解决自己的问题的,让自己更好,而在我的经验里,很多人自己更好之后,反而放弃做心理咨询师了。

  在我没有从事这份工作之前,身边就有一些做心理咨询的朋友,经常看他们晒出去旅游的照片,心想,装什么装?有时间出去玩了不起吗?自己的做了这份工作后才发现,长期大量的接受负面情绪和精神垃圾,会让自己很难受,比想象得要难受得多得多,有时候是脑袋像要炸裂开一样,有时候一点点寻常小事都会让自己愤怒,甚至当生活里有人跟你倾诉时,会本能的反感,不想听。所以经常旅游的确对转换环境和状态有很大帮助,和人在一起待久了,就像和景物山水共处了。

  那心理咨询师是不是自己就没有心理问题了呢?

  所谓医者不能自医啊,我认为心理咨询师更容易出问题,同时心理咨询师也更容易发现问题,而心理咨询师也更容易主动的寻求帮助,让更厉害的咨询师来为自己做咨询,我认识的同行里,只要是以个案为生的咨询师,都有自己固定的咨询师来为自己做个人体验,而且是每个礼拜雷打不动的固定时间做,以为怕自己哪天会出问题。

  在从事这份工作以前,一直认为做咨询师最有成就的时候,是来访者有很大领悟的时候,做时间久了才发现,来访者的领悟是他自己给他自己的,和咨询师没多大关系,他会在和你的咨询之间发生领悟,但他的领悟,不一定是你认为他会领悟的那个,那只不过只在满足咨询师自己的自恋罢了,相比而言,我更有成就感的是在帮助来访者的同时,自己获得了很多领悟。

  原本我以为心理咨询是解决人的心理问题的,把人的问题一个一个解决了,他就好了。后来我才慢慢明白,人的心理问题是没法完全解决的,不过人可以接纳这些问题,带着这些问题一起活下去,就好像普林斯顿大学的约翰纳什一样,如果这些幻觉消除不去,我为何不能和他们一起活下去呢?

  我敬畏生命,是因为它生无所息,那份活下去的求生欲,是生命最美的篇章,这比什么都重要。